刘月明:围棋与爱情(八)

刘月明:围棋与爱情(八)
作者:刘月明  围棋与爱情(八)  “几百年以后,有一位文学巨匠叫金庸,在他的小说《笑傲江湖》里,有一种绝世武功“葵花宝典”,第一条件就是:欲练此功,必先自宫。其实人物的原型就是写的我,我可是身怀盖世武功的,你们谁敢上前?围棋与爱情的大赛,我身为替补队员参加定了”,魏忠贤突然神情一变,脸上透露出丝丝的阴狠,目光尖锐的说道。 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众人正在目瞪口呆之时,人群里飞奔出了两个人。只见一人,皂直裰背穿双袖,青圆绦斜绾双头,鞘内戒刀,藏春冰三尺,肩头禅杖,横铁蟒一条,鹭鹚腿紧系脚絣,蜘蛛肚牢拴衣钵。嘴缝边攒千条断头铁线,胸脯上露一带盖胆寒毛,生成食肉鲨餐样,一看就不是,看经念佛人。  另一个人身躯凛凛,相貌堂堂。一双眼光射寒星,两弯眉浑如刷漆。胸脯横阔,有万夫难敌之威风;语话轩昂,吐千丈凌云之志气;心雄胆大,似撼天狮子下云端;骨健筋强,如摇地貔貅临座上。如同天上降魔主,真是人间太岁神。手执两把明晃晃的钢刀,直摄人心魄。  大家定睛一看,原来是鲁智深与武松。只见两人飞奔向前,一个手拿降魔禅杖,一个手执两把钢刀,齐涮涮的向魏忠贤扑了过去。嘴里喊道:“你这阉贼,祸国殃民,毫无人性,灭绝人沦,还妄想恃强凌弱,待洒家砍了你,替天行道。”  魏忠贤刚放下狠话,以为计谋得逞,正自鸣得意之时,转眼间发现这两个煞神一样的人物,狠狠的扑来。嘴上嘟嘟:“你们两个不讲武德”。一转身,一溜青烟,不见了踪影。  鲁智深、武松,见赶走了魏忠贤,一个便放下了禅杖,一个收起了戒刀,准备转身离开。众人见状,却纷纷围了上来,说道:“两位英雄请留步!既来之,则安之,既然来到了围棋与爱情的篇章故事里,不对大家说点儿什么吗?想当初鲁提辖三拳打死镇关西,起因都是因为要救金氏父母,从表面上看是见义勇为,打抱不平。其中是否有对卖唱女的一见钟情,是否就是传说中的被爱情冲昏了头脑?否则怎么会为了一名网红卖唱女,犯下如此大错,舍弃了大好前程,浪迹江湖。并且在知道了金氏女安全嫁入豪门以后,你才削发出家做了和尚,是否是因为心上人有了归属,让你对爱情深感绝望,才遁入空门的?”  “还有武松大哥,当初你在阳谷县,打死老虎后,遇见了你的哥哥。知道你是重情重义的男子汉,但你在第一次见到你的嫂子潘金莲时,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动心吗?如果当初你对你的嫂子平时温柔一点儿、婉转一点儿,关心一点儿,是否就不会有西门庆什么事呢?那么你的哥哥也就不会惨死呢?在上了梁山以后,在你无数个孤独的深夜里,你的心里可曾有过后悔、可曾有过遗憾?如果你的人生里,爱情曾经来过,那么你的爱情主角又是谁呢?还有刚才面对魏忠贤,你奋然拔刀时,是否是想到了西门庆?”  众人七嘴八舌的提问,像极了现在的追星族遇见了心中的偶像,完全没有顾忌到当事人究竟怎么想。  只见鲁智深与武松二人,明显就是两个钢铁直男模样,神情肃穆,站立于场中,武松眼神清冷,紧闭双唇,一言不发,很显然不愿意说一个字;鲁智深淡淡的开口说道:“洒家天性率真,不近男女之情爱,做事全凭天理良心,喜欢与兄弟们在一起,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。”  “难道对金氏女,就没有一丝动心”?人群里还是有人不依不饶,八卦的追根刨底的问。鲁智深在一瞬间竟突然有了一丝恍惚,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当年,眼角有了一丝湿润,但还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对着武松说道:“兄弟,我们走吧”!众人不由自主让开了围住的人圈,一会儿,两个人渐渐走远,大伙儿望着两个人有点落寂的背影,愣愣的出神。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(未完待续)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